成都市房产管理局 > 行业新闻 >

成都历史上四大治蜀名臣之一

时间:2019-05-05 13:0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15年凭借《中国好声音》被大众熟知的“晨悠组合”4月30日现身成都,与老牌音乐人陈彼得以及各行业代表、小朋友们一同演唱《我和我的祖国》。演出前,“晨悠组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想做“蓉漂”,期待用唱作跟成都结合。
  据了解,“晨悠组合”此次来到成都演出是希望能与成都有特别的音乐合作,可以更多投入到“国际音乐之都”的创建,用音乐的方式向全球讲述成都的动人故事。“晨悠组合”向记者介绍,她们一直将S.H.E视为榜样,也一直朝着她们的方向努力。幸运的是,谭咏麟和刘德华两位大腕,和他们同属一家公司。作为两位天王巨星的师妹,两人坦言:“前辈是非常照顾我们的人,让我觉得很值得学习的是,他们已经这么红了,对晚辈还是很有亲和力。我们就应该要学他们这样很谦卑的态度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她们对谭校长这么大年纪还活跃在音乐舞台上,感触很大,“真的就是活到老唱到老。”
  “晨悠组合”。 钟欣 摄
  当年,郭惟晨和吴以悠为了追求各自的音乐梦想走到了一起。虽然面临各种竞争,但是两人并没有解散,一直在为音乐梦想打拼。“当时周杰伦老师曾给我们说:‘重点不是你选择谁,而是你们要互相信任。我和方文山这样的搭档,彼此擦出火花需要互相的包容。你们千万不能单飞,要有这样的信念。’正是这份信念,让我们坚持到现在。”其实在参加《中国好声音》之前,两个小女生比较欠缺自信。“当时的一些小型演出,下面的观众很多都不认识我们,比较没有自信。虽然表演时你会给自己说没关系,其实内心是很受伤的。而在比赛后,带着口罩走在街上都会被人认出,就觉得自己走路带风。这种带给我们的自信,让我们能在舞台上展现更好的自己。”
  将S.H.E视为榜样的她们,坦言一直朝着她们的方向努力。“从学生听她们歌长大,所以当时知道自己要组成一个团体的时候,我是期待的,同时又害怕受伤。因为我从以前就很向往有这种唱和声的机会,然后有团员,像女生宿舍的感觉,就会想如果我组一个团体,我一定要跟S.H.E的感情一样好,要跟她们一样成功。”
  虽然来过成都很多次,但这次的表演方式非常特别,有成熟的艺术家,有充满朝气的小朋友,还有训练有素的合唱团。对于这样的音乐交流,对于“晨悠组合”来说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大家围在一起来唱歌,就像大家庭一样。虽然之前没有合作过,但比我们两个人自己唱歌的时候还来得轻松、快乐,更好地享受音乐。”对于成都,两人都非常热爱,甚至还萌生了“蓉漂”的想法。“因为我们两人都是吃货,成都又在打造‘音乐之都’,有音乐又有吃,在这边生活应该会非常幸福。”
  正因为对成都的热爱,两位酷爱运动的漂亮女生,还非常希望和愿意为2021年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创作一系列青春、动感、正能量、向上的歌曲。“我们可以借由这些歌曲,鼓励每一位来比赛的人,给他们多一点力量,也让世界透过音乐更关注这场体育盛事。”她们告诉记者,几乎一周会运动六天。“我发现其实健身是一件会让自己很快乐的事情,有时候生活压力大去健身,流流汗会让自己觉得身体心灵都很舒服。所以坚持一件事,你要先跨过懒惰,之后这个东西就会变成你的习惯,所以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健身,保持好身材,可以很健康。”成都西北,岷江出山口处,绿树掩映中,一座古堰,雄踞于河道之中,将气势磅礴的江水分为东西两股。
  这是两千多年前,李冰带领人们修建的都江堰。这位秦昭襄王亲自挑选的蜀郡太守,眼见成都平原土地平坦肥沃却因水患而人烟稀少,便与人们一起,一镐一镐地开凿玉垒山,修建了这座集灌溉与泄洪一体的水利工程。
  自此,岷江改变了其桀骜不驯的模样,不仅水患解除,李冰还带领人们据此修起了纵横交错的水网,灌溉出了一座璀璨的名城——成都。勤政的李冰,在修完都江堰后并未停下兴修水利、为民谋福的步伐,最终积劳成疾,病逝于治理石亭江的工地上。
  千百年后的今天,玉垒山麓的二王庙里,钟鼓钹磬,朝朝暮暮,表达着后人对李冰父子的祭拜与怀念。因为人们明白,李冰留给成都的,不仅是这座润泽千年的都江堰,更是作为蜀地郡守而身先示范的勤政精神。
  都江堰离堆公园堰功道旁,十二位治水功臣的青铜雕像巍然肃立,清代四川总督丁宝桢位列其中。仔细审视风采严明、气宇轩昂的雕像,笔力遒劲、字迹洒脱的座下石刻,似乎具有穿越时空的力量,向世人展现着这位“晚清四川第一好总督”的风范。
  光绪二年,丁宝桢到任四川。此时,都江堰失修已久,水灾频繁。他奏准朝廷动用库银9万两,大修都江堰。施工期间,丁宝桢驻扎灌县,冒着严寒,与民工一道同吃同住,现场督查,极尽辛劳,终使川西州县无旱涝之忧,百姓安居乐业。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美好生活从来都不是等来的、盼来的,而是奋斗出来的。成都的富庶与秀丽、巴适与安逸,正是得益于成都先贤们代代相传的勤政精神的润泽。而历数成都先贤,诸葛亮堪称勤政的典范。
  诸葛亮治蜀期间,不仅定下了大力发展军屯、水利、织锦、冶铁等政策,还身体力行,大到军国大事,小至校对文书、检查账目、处罚士兵等琐碎之事,他都事必躬亲,并在《后出师表》中发出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勤政誓言。
  如今,武侯祠已成为四川省廉洁文化基地。漫步青石小道,沐浴三国清风,虽相隔千年,但三国蜀汉君臣勤政廉明、恪尽职守的精神正跨越历史的长河,感召着当代党员干部恪守初心、勤政务实、忠诚担当,以日常尺寸之功助力民族复兴的百年大计。
  暮春时节,细雨纷纷,静谧的清白江畔,低飞的白鹭扰动薄雾,沿江的报春花和梨花簌簌翻飞,写满了诗意。水清花白,不禁让人想起江名的来历。
  这条江,得名于成都历史上四大治蜀名臣之一,有“铁面御史”之称的赵。
  赵是北宋时期与包拯齐名的廉吏,一生四次入蜀。在任成都府知府等职时,他始终清廉自守,严惩欺压百姓的衙役、重视教育,整治官场馈赠和酒礼之风,深受爱戴,被称为“赵青天”。
  据史料记载,赵入蜀,路过今天的青白江区境内,目睹江水澄碧、清流潋滟,曾喟然浩叹:“吾志如此江清白,虽万类混淆其中,不少浊也。”后人因此以“清白”二字命名此江(后写作青白),后人的后人更以此命名了一个行政区,是为青白江区。
  政声人去后。赵留下的“清白”,传承千年。这是成都老百姓对官员廉洁品质的肯定和赞誉,也包含着一种深深的期许。
  翻开成都的史籍,与赵一样坚守“清白”的先贤灿若群星。他们以自己的高尚品行,丰富着成都独特的廉洁文化传统。
  皇甫无逸,字仁俭,唐朝初年有名的廉臣,曾两度到成都任职,留下了“断带为炷”的故事。据载,有一次,他到老百姓家里借宿,恰逢烛炬的灯炷将烧尽,主人准备添续。他认为自己借宿已经打扰了百姓,再让百姓破费于心不忍,于是抽出佩刀砍断自己的衣带作为灯炷。
  时光荏苒,缱绻流年,成都崇尚“清白”的清流,如锦江之水,绵远流长。而锦江边上不远处,有一条毫不起眼的交子街,静静湮没于东风大桥旁的均隆街地界。到了这里,就不得不想起一个人:被誉为“交子之父”的北宋益州知州张咏。
  张咏,是北宋初年与赵普、寇准齐名的三大名臣,成语“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就出自他的惩贪经历。
  据记载,张咏经过钱库,恰好见守吏拿一枚铜钱藏在头巾中。张咏罚打偷钱人五十板,打得他皮开肉绽叫苦连声:“难道因这一文钱,老爷就要我的命?”张咏闻听怒不可遏,提笔批明:一日偷一钱,千日就是一千!绳软可锯木,滴水可穿石。库房钱币虽多,偷久了也会空。今日就是要狠打,警戒那些贪得无厌的吸血鬼!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交子街已不复旧日盛景,但张咏的激浊扬清精神却已深深地融进了成都的血脉,其“廉不言贫,勤不言苦”的名句,更成为千百年来传颂的廉政箴言。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