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房产管理局 > 行业新闻 >

三一重工跨界城市管理 工业互联网对接智慧城市

时间:2017-06-07 10:51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三一重工的跨界城市管理从“车”开始。分析认为,车联网是智能制造与智慧城市高度融合的领域。中国需要特种车辆的智慧化,特种车的智能化改造、动态的大数据平台服务是巨大增长点。但更迫切的是把已有数据设施都激活,实现互联互通,减少浪费。
  在工程机械行业近几年的跌宕起伏中,三一重工也进行了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和调整,从过去单一的以工程机械产品为主,转向全方位进入装备制造领域。
  三一集团装备制造业的版图除工程机械外,还包含了新能源、住宅工业化和房地产、军工业务板块,以及城市发展管理配套装备,包括三一消防车和三一环保智能自卸车。
  借此,操刀“工业物联网+大数据”技术近10年的三一重工正在将其融入城市管理体系中。日前,三一继续扩大布局,新一批环保智能自卸车交付厦门客户参加城市管理。通过车上传感器采集数据,上传到相关政府部门平台进行管理监督。
  但三一集团董事、三一重工高级副总裁梁林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现在已经可以通过传感器采集传递数据信息,但只能称为数据时代。智能化的最难点是探索如何通过算法和模型利用数据,而且如何保证模型是合理、符合实际的。智能化是一件无止境的事情。
  数据飞跃工地
  目前,三一环保智能自卸车及管控平台已在湖南、贵州、江苏等省的多个地市上线运营,试图解决传统渣土车在城市道路上的超速行驶、闯红灯、“边跑边吐”造成环境污染等顽疾。
  除了在硬件制造上解决乱抛洒问题,环保智能自卸车装配了由三一自主研发的自卸车智能管控云平台。通过车上传感器采集数据上传到渣土办、渣土管理局等相关政府单位和渣土运输企业系统平台上,从而提供一整套的管理解决方案。
  梁林河告诉记者,对于政府单位和渣土运输企业而言,这些数据的使用是有偿的,“但对贫困地区也免费提供”。
  三一重工之所以有底气介入城市管理,离不开其工业互联网和传统制造转型的基础。2007年至今,三一在工业互联网方向持续投入超过15亿元。
  从2007年开始,出于帮助研发的目的,三一重工就在生产的所有车辆设备上安装自主开发的工业智能通信终端,通过机载控制器、传感器实时采集设备工况信息,融合工业大数据、云计算、传感、控制与现代通信技术,建立了行业首家工业物联网系统和企业监控中心——ECC。
  目前,ECC监控设备已近30万台。三一重工每半月将ECC系统检测的工程机械作业数据报送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另外,三一重工还延伸到大数据后端的解决方案。2016年12月,三一重工物联网团队组建了树根互联,基于上述大数据平台,为客户提供基于机器或设备的数据分析、故障预测等一站式解决方案。
  因此,在三一重工的转型中,不仅是产品本身,其工业互联网和大数据也能够借势与城市管理相连。
  “三一环保智能自卸车上线一年已经可以实现盈利,虽然不多,但是对城市管理有价值。”梁林河说,三一重工将从更多领域介入城市管理。例如,参与城市“五小工程”(即小装修、小拆除、小平场、小挖占、小修补)车辆大数据管理;参与城市消防车网络体系建设,掌握各省市的消防车调度数据等。
  此外,三一重工城市建设中传统的工程机械也在不断智能化,部分压路机等已经可以实现无人化驾驶、操作,无人车跟随化也已实验成功。
  可见,三一重工对跨界城市管理从“车”开始。
  对此,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认为,车联网是智能制造与智慧城市高度融合的领域。中国需要特种车辆的智慧化,包括渣土车、消防车在内,化学危险品车辆、油罐车、活禽活畜运输车等,都需要进行智能监控和服务。特种车的智能化改造、动态的大数据平台服务是巨大增长点。
  但在智能的车联网之外,还有一些不那么智能的事情让梁林河“头痛”。
  “目前行业标准比较松,各城市的标准也不一,仅货箱高度一项指标,长沙、厦门、安徽省等地区城管局就要求不一。因此需要做不同规格的实验,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成本。三一希望与政府共同建立行业标准。”梁林河说。
  智能制造融入智慧城市
  无论是自卸车还是消防车,三一重工的工业互联网数据从过去围绕工地转,到现在找到了嫁接到城市管理的平台,为智慧城市建设提供新数据。
  而在乔润令看来,对于政府来说,更迫切的是把此前已有的数据设施都激活,实现互联互通,减少浪费。
  “智慧城市首先要做的是改革、改变、冲击中国传统的城市管理体系,转变政府职能,解决数据孤岛问题。”乔润令指出,现在大数据都分割在各政府部门中,难以集合成为公共平台。
  所以,近两年,银川、沈阳等20多个城市相继成立大数据局,整合全市大数据资源。今年2月,贵州省公共服务管理办公室更名为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成为中国唯一一家省政府直属的正厅级大数据行业管理部门。
  “没有商业模式也是影响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问题。” 乔润令告诉记者,因为还处于起步阶段,由政府主导,建设项目中属于用在城市公共服务领域的比较多,我国80%-90%智慧城市与交通和治安管理相关,因为最受市场关注,最“好看”。
  乔润令指出,没有商业模式则社会资本进不去,政府投资后的运营过程中盈利和后续资金供给成为问题,没有商业模式就算PPP模式也很难成功。
  但其实,中国智慧城市快速兴起,是有一大批互联网、信息技术公司作为支撑。从三大电信运营商,到华为、蚂蚁金服、腾讯等都在通过与城市签约的方式积极布局。
  例如,在5月26日举办的2017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时代智慧城市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腾讯云副总裁谢岳峰表示,腾讯云已经和全国14个省、50余座城市签约合作,这个数字每个月都有新增。
  但乔润令表示,制造业才是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角。因为目前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大部分企业是互联网企业,政府通过与其共同建设智慧平台的方式合作,但实际上并没有智慧产品,与传统产业融合度低,这是智慧城市建设的另一难点。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