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房产管理局 > 公司新闻 >

我国冰雪项目整体还比较薄弱

时间:2018-02-08 14:5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17年是天津体育历史长河中的重要节点,作为东道主的天津成功举办了第十三届全运会,全面推动了全市乃至全国竞技体育和群众体育事业的快速发展。“后全运时代”的2018年,天津体育事业不会放慢前进的脚步,诸多新思维、新创想、新举措昨天在天津礼堂举行的2018年体育工作会议上被提出,人们对天津体育蓬勃发展的目标充满信心和期待。
  2017年天津体育收获颇丰
  第十三届全运会是2017年中国体育的大事件。东道主天津提出了“全运惠民·健康中国”的办赛理念,创新了增加群众组比赛项目、不设奖牌榜等多项改革措施,让全运会迸发出新的活力。本届全运会,天津共有710名运动员、222名教练员参加了33个大项、183个小项的竞技体育比赛,成为天津参加全运会决赛项目人数最多的一届。天津体育代表团以19枚金牌、17枚银牌、27枚铜牌,奖牌总数63枚的成绩圆满完成参赛任务,金牌和奖牌总数全面超越历届,实现天津竞技体育历史性新跨越、新突破。在19个群众项目中,天津251名选手在决赛中获得5枚金牌、3枚银牌、9枚铜牌,成绩居全国前列。
  竞技体育成绩的丰收,离不开体育人才的培养。去年,天津8所业余体育学校被命名为“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2017年天津市建成青少年训练基地106个,“8421工程”学校270所,命名市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208所,区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185所,“体教结合”逐渐成为体育人才培养的新思路。去年,首次有两支天津俱乐部队参加中超联赛,火爆的足球氛围也带动更多孩子走上足球场。目前天津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达190所,河西、河东、南开3个区被确定为全国校园足球试点区。
  群众体育开展方面,去年天津继续完善全民健身公共服务体系,截至目前全市共建有各类体育场地2万余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2.15平方米,各类体育社会组织达5000余个,社会体育指导员3万余名,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比例达到42%,国民体质合格率达到93%。2017年天津市举办大型健身赛事活动100余项,参与市民达200万人。
  2018年天津体育全面发展
  2018年是体育大年,平昌冬奥会、俄罗斯世界杯赛、雅加达亚运会相继到来。随着2022年冬奥会落户北京和张家口,冰雪运动在中国快速普及和发展。今年天津体育工作的一个重点内容就是大力发展冰雪竞技项目,天津市冬季项目中心将成立,依托社会资源,组建天津市冰壶队、速滑队。通过交流引进建立滑雪队,合作建立冰球队,为组队参加第十四届全国冬运会做好准备。另外,巩固女排、网球、女子柔道等天津传统优势项目,抓好蹦床、自行车等潜优势项目。
  群众体育工作今年列入了天津20项民心工程之一,人们将享受到更多体育惠民红利。由天津市体育局和今晚传媒集团主办,天津市社会体育管理中心、今晚报社体育部承办的“全运惠民·科学健身大讲堂”公益讲座将继续引导人们自觉健身、便利健身、科学健身、文明健身。天津将帮扶困难村新建100个健身广场,在街、乡镇新建30个健身广场,建设天津奥林匹克中心滑冰馆,在蓟州区继续建设登山步道,扎实打造 “15分钟健身圈”等。体育文化宣传也成为今年体育工作的一部分,今年将举办一期“精彩全运摄影展”、创作一部体育文学作品、拍摄一部体育微电影、成立一个体育文化专家智库、举办一次体育文化论坛,让人们全方位、多元化了解天津体育。在去年12月结束的福建省厦门市中小学生田径锦标赛中,12个团体奖项思明区拿了9个,收获26枚金牌,打破7项市纪录。近年来,思明区输送到国家、省、市队的运动员达数百人,思明区输送的运动员曾获得伦敦、里约奥运会冠军;思明区连续四次获福建省运动会区县排名冠军区荣誉称号,连续三届蝉联厦门市运动会青少年组金牌数和团体总分双第一,拥有两所全国学校体育工作示范学校……在思明区青少年体育摘金夺银、精彩纷呈的背后,都有思明区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创新发展、锐意进取的影子。
  思明区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毗邻前埔健身公园,周围健身路径环绕,每天健身人群络绎不绝。青少年业余体校这栋五层建筑作为青少年专属“健身房”,学生频繁进出,可是这些并不是体校里的学生。事实上,思明区这所青少年业余体校与众不同,它打破了传统体校在校集中生活、集中训练、集中学习的模式,并没有一个在校学生。用体校校长吴志勇的话说,看似没有学生,可他们的学生遍及全区所有的中小学,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围绕学生做好体育工作,解决竞与学的矛盾。
  创新模式 外聘教练送训入校
  1月22日,临近寒假,正是学生期末考试的日子,思明区前埔北区小学学生一出考场不是欢呼雀跃地奔回家,而是结伴来到学校室内体育馆参加排球训练。天色微暗,体育馆里灯火通明,体育老师兼排球教练许亚旋、体校外聘排球教练何云舒早早等在这里指导学生们训练。并排三张球网,学生们分组练习扣球、发球、吊球等技术动作,不一会儿这些学生已是大汗淋漓。考虑隔天还有考试,两位教练提前结束了训练时间,嘱咐学生们回家注意安全,到家报个平安。
  学生每天下午放学后,青少年业余体校派出教练到31所学校的训练点开展羽毛球、乒乓球、篮球、足球、排球等15个项目的系统训练。到了周末,还会对选拔出来的各项目联队学生开展集中培训。这种方式受到了学生、家长和学校的支持。利用学生的业余时间开展训练,让学生在紧张学习之余就近开展体育训练,既方便又安全。家长放心,也不怕影响孩子学习,不会在竞训和上学之间摇摆不定。学生参加比赛获奖,荣誉都归学校。学生家长邓女士表示,为学生提供免费的体育技能指导与培训,这对孩子的成长有益无害。
  吴志勇说:“这种方式最大限度地考虑了学生的前途。参加运动训练的孩子,即使无法或是不愿练下去,也算为他们培养了专业体育技能,学习上也没有耽误。继续训练的学生可以走专业道路,保证了运动项目的基础‘兵源’。”
  青少年业余体校现有外聘教练91名,对思明区整个体育训练需求来说远远不足。于是青少年业余体校从各校体育老师当中挑选,动员部分想做、能做的优秀老师,利用双休日、节假日时间充实到各校的体育精品项目和思明区各项目精英联队训练工作中。从2016年开始,青少年业余体校在编教练员从原有学校训练点撤出,基础训练工作转由所在学校体育教师和青少年业余体校外聘教练完成。体校教练员们从一所学校驻点教练员身份向专业管理、项目管理的职能转变,主抓各体育项目联队建设,做好团队领头人。青少年业余体校根据实际情况,组建形成竞训部、片区总教练、项目负责人、教练员的四级管理体制,担负相应的任务与责任。
  打破壁垒 资源共享项目共建
  思明区的学校大多处于老城区,学校空间有限,制约了一些学校体育项目的发展。吴志勇说:“为解决部分学校存在有场地没项目或有项目没场地的窘境,我们提出以学区为单位或就近学校间的场地合作共享方案,大大提高了场地的使用率和利用率,提高了区域间的体育氛围。”除共享场地外,青少年业余体校还对各学校的体育项目进行整合对接,如莲花小学、鹭江新城、莲龙小学与莲花中学的乒乓球、网球、女排等项目对接。根据区域划分,形成思明区东部、西部和中部三个合作训练大区域,以一所拥有小学—初中—高中的学校为龙头,周边小学为配套,实现体育竞训不中断,提高体育特长生成材率。
  观音山音乐学校是一所中小学为一体的学校,也是青少年业余体校的田径项目定点校。陈桢同学从上观音山学校小学部就开始练田径,到现在初三仍然不曾中断。田径成绩和学习成绩都不错的陈桢表示要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入重点中学。 平昌迎来了一个大晴天,气温有所回升,中国体育代表团也在这一天举行了升旗仪式。嘹亮的国歌声响起,鲜艳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平昌冬奥会之旅正式开启。
  当地时间上午九点,中国速度滑冰、短道速滑、花样滑冰、雪车等几支队伍的运动员、教练员、团部人员共计80多人在团长苟仲文,副团长高志丹、杨树安的带领下出席了江陵冬奥村的升旗仪式。中国驻韩国大使邱国洪也出席了升旗仪式。
  身着韩国民族服装的江陵冬奥村村长、三届冬奥会短道速滑金牌得主金琪焄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代表韩国人民欢迎来自中国的运动员朋友。升旗仪式完成后,苟仲文和金琪焄相互交换了礼物。
  韩国冬奥组委会还安排了精彩的舞蹈表演,身穿韩国传统服装和现代服装的舞者用特有的方式将本国家、本民族的过去和现在呈现在中国体育代表团面前。
  高志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国冰雪项目整体还比较薄弱,本次平昌参赛主要还是学习、取经,并力争取得好成绩。成功获得2022冬奥会举办权之后,我国在一些比较薄弱的雪上项目上已经采取了跨界跨项选材、科学训练等一系列措施,取得了初步效果,比如雪车项目就从田径、重竞技等领域选拔了不少运动员,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获得了奥运会入场券。
  参与升旗仪式的冬季运动员和教练员也都感慨万千,短道速滑运动员武大靖说:“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冬奥会,第二次参加升旗仪式。第一次参加的时候年龄还小,这次成熟了不少,感觉肩上的责任和压力更重了。我希望也能在赛场上听到国歌奏响,看到国旗升起。”索契冬奥会速滑冠军张虹则是对奥林匹克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一届冬奥会对我来说更理解了奥林匹克文化,更知道了做一名奥林匹克运动员的意义,我希望能在这十几天里感受这里的气氛。”花样滑冰运动员金杨是首次参加冬奥会,“刚才国歌一响起,我就感觉自己的眼泪要流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现在就有马上上场比赛的冲动。”短道速滑教练李琰则表示,“看到国旗升起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觉得很神圣,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相信我和运动员都有这样的状态。对我来说每次冬奥会都是第一次,路要一步一步走,事情要一点一点做,这两天就是专注自己的比赛。”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推进国家农业科技创新联盟建设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