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房产管理局 > 公司新闻 >

完善信托制度,我们还需要做什么

时间:2017-04-09 15:0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近年银监会提出和践行了信托业“八大机制”、“八大责任”和“八大业务”的制度框架建设,但要完整发挥信托的本源功能,支撑信托业朝着本源业务理性回归,在法律上仅有一部《信托法》是不够的。为此,还需要推进建立一系列配套制度,以促进信托制度的进一步完善。
  2001年4月28日,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1次会议正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并于同年10月1日起实施。由此,标志着我国正式引入了具有英美法传统的信托制度。在《信托法》的架构下,中国信托业颠覆了传统的内涵,正本清源,回到了信托本源的业务之道,并获得了巨大的发展。
  尽管如此,环绕在信托行业头上的疑云,却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消解。诸如可持续性发展问题、功能定位问题、发展方向问题、金融风险问题、信托的社会化应用问题等,并没有因为《信托法》的颁布实施和信托业的重新定位而消失。这是迄今为止中国金融业内唯一没有完全破解的认识谜团。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难以达成对中国信托业发展的共识?究其根源,还是在于对信托的本源功能没有清晰和透彻的认识。
  信托的本源功能到底是什么
  现代信托源于英国法律上的“Trust”,汉译为“信托”。英国法上的“信托”是起源于13世纪即中世纪英国的一项古老的财产制度,经过几百年的去芜存精,如今已经发展为一个严密而精巧的世界性的财产法律制度。现代信托的基本法律结构是:委托人为了特定的目的(称为“信托目的”)而将自己的财产转移到受托人名下,受托人对该财产(称为“信托财产”)以所有人的身份,按照信托目的的要求,为了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而持有、管理和处分信托财产。
  简单地说,信托就是借助受托人的设计,以实现委托人在财产转移和财产管理方面的特殊需要,它以信托财产的转移(即委托人将设立信托的财产转移到受托人名下)为出发点,以信托财产的管理(即受托人以所有人身份加以运用和处分)为中心点,以信托目的的实现(即按照委托人的意愿分配信托利益)为归宿点。因此,从制度安排上讲,信托的本质属于一项财产法律制度,没有信托财产的转移、管理和分配,就没有信托。我国《信托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对受托人的信任,将其财产权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委托人的意愿以自己的名义,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进行管理或者处分的行为。”该条关于信托的定义,虽然抽象,不好理解,但完全反映了信托的上述制度本质,从而在我国确立了一项崭新的财产制度。
  由此可知,信托作为一项创新的财产制度安排,并无认知上的疑问。有疑问的是,信托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本源性制度功能?目前,我国比较具有代表性的看法是:“在中国应当将信托作为一种理财制度,或者称之为财产管理制度,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 (参见卞耀武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释义》)
  应该说,这种看法抓住了现代信托的主流,但并没有全面揭示信托作为一种制度安排的完整功能,更没有揭示出信托在应用上所具有的灵活多样的功能。从制度安排上讲,信托不仅仅是一种财产管理制度,还是一种重要的财产转移制度。实践中,将信托的本源性制度功能局限于财产管理功能,是对信托功能的重大误解和曲解,由此导致了我国财产转移信托实践的缺失,严重限制了信托关于社会保障、财富传承、职工利益保护、公益事业发展等社会功能的发挥。
  可以说,“一种集财产转移功能与财产管理功能于一身的财产制度安排,既发挥财产管理功能,有发挥财产转移功能”——这就是信托的本源功能。
  信托业回归之路上缺失了什么
  在《信托法》颁布实施之前,我国的社会生活中,并没有规范的信托活动。虽然已经出现冠之以“信托”之名的活动,比如,“信托商店”和历史上信托投资公司的“信托业务”,但是,这两类行为在法律性质上均只有“信托”之名,并无“信托”之实。
  规范的信托实践活动真正在我国的出现和兴起,是在2001年《信托法》颁布实施之后。由于《信托法》,确立了规范的信托制度,加上中国经济持续的快速发展,使社会财富急剧增长,从而造就了巨大规模和发展潜力的信托市场。
  根据变化了的社会经济环境,中国对历史上的信托业进行了全行业整顿,摈弃了原来“高度银行化的混业经营体制”,确立了全新的“主营信托业务的分业经营体制”。从此,信托业开始了理性回归之路,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本源业务——规范的信托业务,成为我国信托制度功能和价值发挥的载体。实践证明,重新定位后的信托业通过10多年的发展,积极践行信托制度的功能和价值,已经取得了骄人的业绩,管理的信托资产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如今已逾19万亿元,本源的信托业务已经使信托业在我国发展为独立的一种金融业态。
  但是,信托业在回归信托本源业务的征途上也存在着巨大的缺失,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功能不平衡。目前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以委托人自益目的的财产管理信托为主,主要发挥的是财产管理功能,以他益性和公益性为目的的财产转移信托几乎没有开展,从而大大限缩了信托完整功能的发挥,信托本来应该具有的、发挥财产转移功能的私人财富传承信托(家族信托)、员工利益信托、慈善(公益)信托等信托业务,均没有得到实质开展。二是能力不平衡。从信托财产管理方式上看,信托公司主要通过债权融资方式和通道方式管理信托财产,主动的投资管理能力和综合服务能力没有得到很好的提升。10多年来,信托业主要依托通道业务获取规模,通过融资业务赢得利润,与满足多样化的信托需求相比,管理和服务能力差距尚甚远。
  信托业回归之路上的上述缺失,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包括:一是对信托认识的逐渐性。由于信托并非我国的传统,加之法律上引入信托制度的时间不久,信托的观念尚未普及,人们对信托本源功能的完整认识还很欠缺,因此,信托功能的完全发挥尚需时日;二是对信托需求的阶段性。我国社会财富的创造和积累是近30年的事情,历史不长,以追求增值为目标的理财需求旺盛,决定了财产管理信托为主的业务形态,同时金融市场不健全,理财手段比较单一,决定了债权融资和通道业务的兴起;三是对信托制度的制约性。我国虽然有了《信托法》,但配套的信托财产转移制度、信托登记制度、信托税收制度等尚未及时出台,也制约了发挥财产转移功能的他益信托和慈善公益信托等业务的开展。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